<em id="lh5px"><pre id="lh5px"><ol id="lh5px"></ol></pre></em>

      <p id="lh5px"></p>

      <mark id="lh5px"></mark>

        <output id="lh5px"><mark id="lh5px"></mark></output>

              鐵甲工程機械網> 工程機械資訊 > 鐵甲研究院 > 季度分析:旺季不旺或成常態,工程機械基層用戶獲取基建紅利將越來越難,“兩極化”現象值得重視

              季度分析:旺季不旺或成常態,工程機械基層用戶獲取基建紅利將越來越難,“兩極化”現象值得重視

              【鐵甲網 原創】走過心情忐忑的2021下半年,走進2022年,很多基層用戶曾經寄希望于在新的一年里,從工程機械行業整體到個人層面能夠迎來比較紅火的一個上半年,讓已經在去年曬了好幾個月太陽的設備,能夠去工地“動動胳膊,動動腿兒”,使已經日漸干涸的個人錢包或銀行卡能夠有些進項。但是,很多人盼來的局面,就還是那句話,“理想很豐滿,但是現實很骨感!”尤其對于大多數基層從業者來講,雖然他們不寄希望這個3月能夠像去年的3月那樣火爆,但是三月“旺季不旺”的現狀,讓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一)不是年輕人改變了消費方式,只是他們真的沒錢了!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曾經很多熱衷于購買超過萬元新手機的年輕人,他們好像忽然改變了追求,更傾向于購買兩三千或頂多不超過4千元的手機,看來他們改變了原來的消費方式,現在都在追求性價比了。然而“真相”真的是這樣的嗎?很多年輕人在這樣的視頻調查節目下方留言,“我消費觀念和方式沒有改變,只是我真的沒錢了!”

              通過以上年輕人回復的話語,我們能夠更加清醒地認識到,在當前疫情時有反復的影響下,人們的日常生活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和以上這些年輕人處境相同的,還有工程機械行業的絕大多數基層個人用戶。進入2022年之后,作為行業媒體從業者,筆者先后采訪了近20多位居住于全國各地的工程機械基層個人機主,他們向筆者表達的看法大體是一致的。那就是雖然進入2022年,行業并沒有太大的改善,無論是擁有一臺設備,還是多臺設備,作為行業里最基層的一個用戶單位,他們都說今年的活兒比較少,而且因為疫情的影響,很多項目的開展都不穩定??梢愿蓭滋?,就得停下來。在筆者采訪的這些基層客戶中,起碼已經有四五個人將自己的第二臺或第三臺設備賣了,只留一臺設備,勉勉強強地維持著,甚至是有的客戶,把原來的設備都賣了,購買了小挖或微挖,“這年頭,也就是小挖或者微挖,還能找到活兒做。”有的客戶對記者這樣說。

              其實,對比一開頭所講的買便宜手機的年輕人,筆者覺得在這個疫情反復的當下,很多基層的挖機機手和那些年輕人的遭遇本質上是一樣的。誰不愿意擁有大挖或中挖,多干工程,多賺錢,但是現實情況是,他們真的養不起稍微大點的挖機了,更別說礦山的那種真正大挖,“我真的沒錢了”,所以很多基層的從業者都是咬著牙維持著,甚至消耗原來積攢的財富。這就是真正基層普遍存在一種現狀。

              (二)旺季不旺或將成常態,這種狀況或許要維持相當長的時間,直到下一個大周期的到來

              往年的三月,對于工程機械行業來講,是傳統的銷售旺季。畢竟對于中國人和中國社會來講,三月意味著春節的真正過去,也是一個人從心理上要開始一年勞作的時間節點所在。不過對于工程機械行業人士來講,今年的三月各項銷售數據同比去年這個時期,都是呈現腰斬的狀態。

              眾所周知,去年三月是一個神奇的月份,在那個月創造了挖掘機銷售的最高峰,2021年3月中國挖掘機銷量達到了7.9萬臺。這是一個非常高的銷售基數,在這個高基數的對比下,2022年3月的挖機銷售,甚至二手機銷售都呈現腰斬的狀態。據中國工程機械工業協會對26家挖掘機制造企業統計,2022年3月銷售各類挖掘機37085臺,同比下降53.1%;據鐵甲二手機統計的2022年3月二手挖掘機互聯網交易報告數據顯示,3月份二手挖掘機交易量與2021年3月份的同期交易量相比,同比也是下降了51.5%。

              雖然與今年1月和2月的挖機銷量相比,甚至自去年5月以來,今年3月的挖機銷量37085臺都是最多的一個月份,也是一個旺季的存在,但是確實和去年同期的三月的7.9萬臺相比,今年3月的挖機銷售狀況因為各種原因的影響,無法再達到曾經的高度。

              正如大家給出的分析一樣,所謂旺季不旺,主要是受到以下幾個方面的背景因素。首先自2020年下半年開始,行業由增量市場進入現在的存量市場,保有量的增加,自然導致市場需求乏力。第二還是在于當下疫情時有反復的影響,它導致了兩方面的后果,一個是疫情本身就限制了很多建設項目動工及從業者的自由流動性,再者因為受到疫情的影響,近來國內多地的高速公路和工地采取封閉式管理,由于運力不足,建筑材料運輸周期較長,工地出現施工緩慢,甚至停工的現象,工程機械需求難以釋放。

              在筆者看來,今年的3月挖機銷售量雖然也是近幾個月來最高的,但是無法達到類似去年同期7.9萬的那樣的一個高度,這就是一個信號,是一個全新發展階段的開始。從今年3月開始,旺季不旺的狀態或許會一直持續下去,行業從業者都需要接受這樣的一種發展態勢。就像中國GDP的增速一樣,之前從1991年開始,直到2015年,我們國家每年的GDP增速都保持在高位,從2016年才降到了7%以下,2020年更是開始進入了低速增長階段。筆者認為,這樣相對低速和非超高銷量的狀態,才是一種更加成熟和理性的狀態。

              旺季不旺的這種狀態要持續到什么時候才能結束,或許真的要延續到行業下一個大周期的來臨。

              (三)基層用戶獲取基建紅利將越來越難,“兩極化”現象值得重視

              不可否認的是,從長期來看,基建仍然是工程機械的需求增長點,而且今年已發的新增專項債有近七成也是投向基建領域的。當下雖有疫情的影響,但是全國各地基建的步伐依然是在有條不紊的推進中。據央視財經挖掘機指數最新相關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在搶抓國家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的“窗口期”,多個省份工程機械平均作業量創下近三年來同期最佳。其中,西部地區表現突出,特別是寧夏、新疆、青海等地,成績亮眼。

              具體而言,據相關統計顯示,2022年一季度,在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等政策的帶動下,全國各地重大工程項目建設開足馬力。汽車起重機、正面吊、挖掘機整體開工率遙遙領先其它設備,開工率整體超過55%。其中,汽車起重機一季度平均開工率創下近三年來最佳數據。

              央視財經發布的這份挖掘機指數,可謂是“虎”力全開,多省份開工數據亮眼,創三年來最佳。但是筆者從中又看出一種隱憂。一邊是各省基建的風起云涌,一邊是筆者親自采訪過的基層客戶口中“活兒少、行業不景氣”,到底哪個才是真相呢?其實兩種現象都是合理存在的,之所以會有對比的差距,那是因為我們雙方報道的群體是不一樣。相對而言,央視財經制作類似節目能夠拿到的數目和走訪的單位,多數是那些成建制的建設機構或集團單位,肯定其中以中字頭的建設單位居多,而筆者作為工程機械行業垂直媒體,我們能夠最直接、最深入接觸到的就是行業最基層的以個人為單位的工程機械個人機手或機主。在發布的挖掘機指數數據中所涉及到的很多省份的工程,多以相對規模比較大的國家重點及區域重要工程為主,這些項目也只有那些成建制的建設單位集團才能夠承接,如果是作為個人用戶是無法承接到這些工程的。當然,這些基建工程的開工,無論如何也會惠及到基層用戶,但是我們想要說的一個重點,也是目前行業的里的一個存在事實,那就是基層用戶能夠獲取的基建紅利將越來越薄,而且越來越難,“兩極化”現象值得重視。

              我們可以細思之,一個規模中上等的工程機械主機廠商,它所擁有的客戶成千上萬,既有個人用戶,也有大型建設集團,而后者的采購規模一定是前者的好多倍,甚至幾十倍、上百倍,但是反過來講,這個企業的個人客戶的數量一定是最多的,這個數量一定會占到企業客戶總數的大頭。不僅如此,在成千上萬的個人客戶中,其中多以土石方客戶為主,就是經營挖掘機和裝載機的人居多,像其他機械都比較少,如起重機客戶、泵車客戶還會有一些,至于像攤鋪機、平地機等等,單純的個人用戶就更少了。因為像攤鋪機和平地機等機械,它們只有置身于整體的道路建設工序中,才會發揮它們的價值,所以這些設備一般都是公司或集團采購,個人單獨從事這項工作的極少。

              所以,像央視財經發布的各地工程建設紅紅火火,可這些工程的背后就是參與者都是一些中字頭等大中型的建設單位或集團,個人土石方用戶是極少能夠以個人的名義參與其中的。其實不光是這些大型工程,在疫情的影響下,連一些只有縣市級或村鎮級的建設工程都停滯了,個人用戶不用說很好地參與,就是想進入都找不到廟門。這也就是筆者在采訪中,那些基層用戶一再提及的人脈關系、人際網的作用。

              前段時間,筆者在北京昌平的一次坐車經歷,讓筆者更加了解基層用戶生存的困難。筆者當時約的網約車的司機是一位女士,我們從疫情談起了對他們兩口子的工作影響,原來這位女士是一個旅游公司的北京地接導游,因為疫情對于旅游的影響是實打實的,沒有一絲的客氣,這名女司機表示她已經有近5個月沒有任何工作,就剩下能跑一跑網約車了。她的丈夫在去年年中按揭購買了一臺挖機,因為他們的親戚在附近鄉鎮工作,負責一些村鎮的建設工程,他們原本想利用這層關系,將自己家的挖機安排進這些小工程的建設之列,但是疫情的反復,讓整個鄉鎮的建設工作都停滯了。女司機講,她家親戚都對之前講過的承諾向他們兩口子表示歉意,不是他無情,是疫情讓一切都停頓了。所以他們只能硬挺著,妻子有駕駛本兒,能跑跑網約車,丈夫也不敢歇著,到處找一些零活兒先干著吧。

              用以上這個真實的事例,筆者就是想說,尤其是在當前疫情時有反復的背景因素下,一邊大型基建依然在紅火建設,一邊是個人基層用戶生活工作舉步艱難,這種“兩極化”現象是普遍存在的。確實,對于個人用戶來講,國家基建火熱,一定會讓大家都受益,但是現階段的實際情況,疫情狀態下的這波基建潮,還暫時無法完全對個人用戶釋放很大的紅利。

              (四)出口數據亮眼,頻繁補位國內,同時,工程機械電動化發展趨勢明顯

              通過觀察2022年一季度各月的挖掘機、裝載機及其他機械的銷量數據,在國內需求無法提振的情況下,出口國外的相關數據持續走高,頻繁補位國內。在2021年,工程機械出口額同比增長62.78%,貿易順差達303億美元,創下新紀錄。今年1月,行業出口額達歷史最高的36.5億美元,2月達26.36億美元,為同月歷史最高水平。就挖機而言,3月份,出口數量為10529臺,同比增長73.5%,2022年1-3月,挖機出口25289臺,同比增長88.6%。

              2022年中國工程機械產品出口增幅大,這主要得益于國外提振其基建市場給出的相關措施,尤其是在海外市場疫情得到控制改善,像美國拜登政府公布為期8年的2萬億美元基建計劃,印度2020年提出1.39萬億美元的基建五年規劃,海外基建投資將刺激工程機械市場加快復蘇,為我國工程機械行業的龍頭企業的國際化戰略提供更大空間。

              另外,我們也觀察到,工程機械電動化發展趨勢明顯,尤其是裝載機領域,2022年1-3月共銷售電動裝載機180臺,均為5噸裝載機,其中3月85臺。比如山東臨工、柳工等企業生產的電動裝載機更是在近一個月的時間里,頻頻交付到各種工礦企業。由此看來,很多行業用戶都已經認可了電動裝載機的優點,不僅工作效率很高,而且節能省錢。其實在去年后半年的時間里,筆者先后走訪過山東濟南、河北唐山、河南鄭州、山西臨汾、陜西神木等地的各種工況企業,電動裝載機基本實現了在四大工作場景中的出色應用,分別是采石廠、鋼鐵廠、攪拌站、煤焦企業。

              回望2022年第一季度,以挖機銷量為風向標的3月旺季并沒有到來,當前進行的一些基建工程與個人用戶的關聯比較小,基層用戶想要獲取基建紅利將越來越難。不過當下的重中之重,依然是嚴肅對待疫情,等待真正抗疫成功,哪怕是尋找到一種可靠可行的辦法與疫情共存也行。不過,行業人士不用過于消極,畢竟我們國家的城鎮化率還不及歐美,單就工程機械行業而言,它也沒有發展到天花板,兩者結合,我們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這些都將給行業及個人用戶的發展帶來福音。同時,海外市場的不斷擴大,也將助力行業的未來發展。


              原創文章,作者:鐵甲網  任立 。本文系鐵甲網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歡迎大家積極投稿,審核通過后署名發布,投稿郵箱:market@cehome.com

              相關文章
              我要評論
              表情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
              爸爸哪里好厉害

                <em id="lh5px"><pre id="lh5px"><ol id="lh5px"></ol></pre></em>

                  <p id="lh5px"></p>

                  <mark id="lh5px"></mark>

                    <output id="lh5px"><mark id="lh5px"></mark></output>